恒达官网
咨询热线:
网站公告: 欢迎注册,登录恒达平台,主管QQ:649111123

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 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查看联系方式>>
恒达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恒达新闻

恒达招商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暂停冲突,这里为何屡成“火药桶”?恒达注册登录

点击量:0    时间:2020-12-10

今年9月,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围绕着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引发冲突,11月,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告一段落。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爆发冲突的根源是什么?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有过哪些历史恩怨?为何高加索地区屡成“火药桶”?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武装冲突是今年的一件国际大事。今年9月,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围绕着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引发冲突。在俄罗斯的调停下,今年11月,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告一段落。纳卡地区在苏联时代被划分给了阿塞拜疆,但该地区主要住着亚美尼亚人。在这次冲突中,阿塞拜疆有着土耳其的支持,亚美尼亚则有传统的俄罗斯盟友。

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爆发冲突的根源是什么?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有过哪些历史恩怨?高加索地区的国际博弈为何如此复杂?为何高加索地区屡成“火药桶”?以下经出版社授权摘选自《文明的地图》,略有删减。

原作者 | 张信刚

摘编 | 徐悦东

《文明的地图》,张信刚著,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12月。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高加索舞台

7世纪上半叶,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勃兴,由此改变了西亚、北非以及中亚的历史进程。阿拉伯帝国取代波斯帝国萨珊王朝,继续与东罗马帝国在高加索地区对峙,为这一地区带来了全新的元素。

6世纪末期,源自蒙古高原的突厥汗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西突厥汗国的一部分于7世纪向西推进到里海之北,建立了由不同部落联盟组成的可萨汗国,势力逐渐发展到北高加索地区和今乌克兰。8世纪,可萨人因为处于东西贸易的通道上而获利。同时,因为处于信仰基督教的东罗马帝国和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之间,不愿意在这两种宗教中做选择,所以可萨汗国的统治集团决定信奉犹太教。可萨汗国的势力维持了将近两个世纪,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不是由犹太民族建立的信奉犹太教的国家。可萨汗国后来被其他突厥部族以及更晚些的蒙古人和斯拉夫人消灭。当初可萨汗国各部落的不少后裔至今仍然居住在北高加索地区的东部。

从8世纪起,许多原来在中亚草原上的突厥人皈依了伊斯兰教,并越过咸海之东的锡尔河,进入了此前属于波斯文化圈的区域。10世纪开始,许多突厥部落纷纷南渡阿姆河,进入今阿富汗、土库曼斯坦与伊朗境内。其中最强大、向西迈进得最远的一支是塞尔柱突厥人。他们于11世纪在西亚波斯地区建立起幅员辽阔的王国,并于1071年在高加索地区之南的亚美尼亚王国的一个叫曼西克特的地方大败东罗马帝国军队,俘虏了东罗马帝国皇帝。

自此,原本在波斯文化圈东北部的突厥人大量进入东罗马帝国最重要的领土小亚细亚,到了波斯地区的西北。随着塞尔柱突厥人大量进入高加索地区,伊斯兰教在这一地区声望大涨,许多本来信仰基督教或其他宗教的高加索居民也都逐渐皈依伊斯兰教。今天的阿塞拜疆人原是随塞尔柱人进入高加索地区的突厥部族。12世纪,他们的上层人物已经开始使用波斯语,其中有一位生长在今阿塞拜疆西部的诗人叫内扎米。他用波斯文写了五部韵律优美的浪漫长诗,成为伊斯兰世界的文学瑰宝。其中一部描述了波斯王子霍斯鲁和亚美尼亚公主希琳的爱情故事。几个世纪以来,无数的波斯细密画都以这个故事为题材。

14世纪初,处于小亚细亚西北角、塞尔柱鲁姆苏丹国边疆地区的一个小公国的首领奥斯曼逐渐扩充领土,自立国家。奥斯曼之后的10代统治者,个个能文能武、勤政善战。到16世纪中叶,奥斯曼帝国的国势达到巅峰。它的领土包括了匈牙利、罗马尼亚、巴尔干半岛、小亚细亚(过去很大一部分是亚美尼亚王国的领土)、北非、埃及、巴勒斯坦、叙利亚、两河流域、阿拉伯半岛东西部和波斯湾西部沿岸地带。这个强大帝国的东北边疆就在今格鲁吉亚的西部。

16-17世纪的奥斯曼帝国版图。

由于奥斯曼帝国的声势浩大,影响力越过了黑海,到达当时统治克里米亚的鞑靼汗国,同时对克里米亚之东的大高加索山脉北麓尚未皈依伊斯兰教的最大民族切尔克斯人产生了影响。之后,切尔克斯人放弃了古老的信仰和规矩,于17世纪普遍转奉伊斯兰教逊尼派。

13世纪中叶,由成吉思汗第四子托雷的儿子旭烈兀统帅的蒙古人征服了伊朗与南高加索地区,建立伊儿汗国,并将首都设在高加索地区南缘的大不里士。此一时期,波斯-伊斯兰文明受到极大的破坏。

比旭烈兀的部队更早到达高加索地区的是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儿子拔都所率领的蒙古军。他们占领了整个南俄罗斯草原,包括高加索山脉之北的库班河流域平原与湿地。蒙古军与更早前已经在此放牧与进行长途贸易的突厥语各族很快就融合起来,也信奉了伊斯兰教。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人将他们并称为鞑靼人。俄罗斯人与鞑靼人的相互交往与斗争持续了200多年。16世纪,俄罗斯人击败鞑靼人,巩固了对伏尔加河中游的控制,开始与北高加索地区相邻。

伊朗的蒙古统治者不久也皈依了伊斯兰教,波斯文化因此又开始复兴。15世纪初,中亚撒马尔罕有一个自称是蒙古人但说突厥语的军人帖木儿,他率军占领整个西亚,包括部分小亚细亚与南高加索地区,建立帖木儿帝国。他的儿子将帝国首都迁至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帖木儿帝国的宫廷自此使用波斯文。他们在中亚和西亚大量修建清真寺,建立伊斯兰经学院,发展科学,提倡文学,注重艺术,形成波斯的文艺复兴。16世纪初,帖木儿帝国败亡。代之而起的,在中亚是从伏尔加河中游南下的、突厥化的蒙古人所建的乌兹别克汗国,在西亚则是由波斯化的阿塞拜疆人和土库曼人所建立的萨法维王朝。因为乌兹别克人从来没有波斯化,所以今天的中亚主要是突厥语的世界;伊朗与阿富汗则仍然属于波斯文化圈。

萨法维王朝在16-17世纪里将伊朗建成一个什叶派伊斯兰帝国, 其军事、商业、文学、艺术都相当发达。这个帝国的西北边疆就在高加索地区的东部,包括今阿塞拜疆共和国和俄罗斯的达吉斯坦自治共和国。进入 18 世纪,波斯与奥斯曼帝国的边界趋于稳定,而波斯与俄罗斯的边境却因为战争而一再变动。

我曾在今伊朗北部、靠近阿塞拜疆共和国的大不里士买了一条闻名世界的大不里士地毯,也重温了14世纪时蒙古人的钦察汗国与伊儿汗国为它而发生的战争,以及16世纪时在奥斯曼帝国与萨法维帝国的争夺下这座古城数易旗帜的往事。

俄罗斯的长期经略

占地广袤、组织松散、生活于森林中的俄罗斯人于 13-15 世纪被草原民族蒙古/鞑靼人统治。15世纪开始,俄罗斯人逐步摆脱了蒙古/鞑靼人的控制,以莫斯科公国为核心,向四周扩张。18世纪初,俄国沙皇彼得大帝为向西欧学习,将国都自莫斯科迁至新建于波罗的海之滨的圣彼得堡。但这位拥有雄才大略的君主和比他更有才华的叶卡捷琳娜女皇丝毫没有忘记向东、向南拓展领土,寻求位于温带的不冻港口。

1722年,波斯帝国萨法维王朝覆灭,高加索地区的不少小王侯纷纷拥兵自立,受到继起的波斯国王发兵讨伐。这些小汗国的王公于是向沙皇求救。这正是前门拒狼,后门迎虎。

在俄国扩张时代为沙皇效力的,除了由贵族统帅的正规军和行政官员,还有哥萨克人。哥萨克人是一个成员彼此之间未必有血缘渊源的亦兵、亦盗、亦农的社群。许多俄国文学作品,包括曾经在高加索任职的托尔斯泰的名著《哥萨克人》,都以哥萨克人替俄罗斯开疆拓土为主题, 描述他们的冒险精神与罗曼蒂克的生活。其实,哥萨克人不是一个民族,他们主要是来自俄国、乌克兰、波兰社会的下层,通过战争获得了新土地后,就在土地上从事耕种并实行自治,但他们基本上仍然效忠于沙皇。

哥萨克人。

18世纪末,俄国已然吞并了大部分北高加索地区,将诺盖人(居住在北高加索西北部的突厥语族裔)、库梅克人、切尔卡西亚人与奥塞梯人置于自己统治下。19世纪中叶,通过对波斯和奥斯曼帝国的多次战争与条约,它又蚕食了南高加索的大部分土地,把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纳入俄国版图。

20世纪初,一名格鲁吉亚神学院的修士易名斯大林,他改信马克思主义,并与同伴贝利亚在南高加索宣传无产阶级革命。十月革命来临时,兴起于欧洲的民族主义浪潮席卷了南高加索各民族。1918年,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这三个分属不同民族、信仰不同宗教、使用不同语言文字的民族,经过一番战斗,各自成立了独立的共和国。

1922年,苏联取消了这三个共和国,另组成“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苏联的第一任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就是斯大林。斯大 林当政时期,南、北高加索地区的行政版图及民族划分屡有改变:1936年,在斯大林主导下,苏联新宪法取消了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把南高加索地区又重新分为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个加盟共和国;北高加索则作为一个边疆区,完全并入俄罗斯共和国。

1943-1944年,在德军进攻苏联的伏尔加河地区时,北高加索的车臣人和印古什人,还有克里米亚的鞑靼人,被苏联当局以具有同情德国的倾向为由,集体流放中亚和西伯利亚。斯大林死后被赫鲁晓夫批判,他们才获准还乡,但并没有得到补偿,过去的房屋、财产自然也要不回来了。

历史上这些大规模的杀戮和放逐,一方面固然加强了沙俄和苏联在北高加索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成为今天北高加索地区层出不穷的恐怖主义活动的渊薮。

近现代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难题

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让俄国更加注重对高加索地区的掌控,直至彻底兼并这一地区。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高加索地区形成了几个不同的共和国。1922年苏联正式成立之后,建立了包括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这三个地区的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邦联共和国。1936年,出生于格鲁吉亚的斯大林取得对苏联的绝对主导权之后,苏联新宪法决定解散原先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地区的联邦共和国,成立与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具有同样地位的三个社会主义邦联共和国,而在北高加索地区则建立了几个民族自治区。如上所述,每个共和国和自治区的边境内都有不少跨境的民族,这使得这些行政单位很难按照民族自治的原则正常运作。

历史上,任何大帝国的灭亡和解体都会产生一定的遗症。一战前后,奥斯曼帝国的颓败与灭亡直接造成了今天的中东问题与巴尔干问题,还间接导致了现在的高加索问题。今天高加索问题的基本原因当然是苏联解体。

虽然格鲁吉亚不可能成为单一民族国家,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苏联解体后经过战争和民族清洗,大致上成为单一民族的国家。

在阿塞拜疆政府能有效控制的领土上,占人口90%以上的主体民族是信仰伊斯兰教什叶派的阿塞拜疆人。他们与相邻的伊朗北部两省的居民同种、同文、同宗教,伊朗境内的阿塞拜疆人口远比阿塞拜疆共和国要多。这对民族国家的模型是另一种挑战。目前,阿塞拜疆的领土被分为不相连的东西两块,而东面的那一块主要领土又有1/6左右被亚美尼亚实际占领并视为独立。

历史上,阿塞拜疆先后被波斯与俄国统治。20世纪初,阿塞拜疆境内发现了石油,吸引了欧美国家不少投资。欧洲财阀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曾在此拥有许多资产。一战前,阿塞拜疆的石油产量占到全世界的一半。近20年来,正是因为阿塞拜疆的石油储量很大(据统计可能超过伊朗),国际能源公司大批进驻其首都巴库,使那里呈现一派繁荣景象。

阿塞拜疆独立后的先后两任总统是阿利耶夫父子。老阿利耶夫当初做过阿塞拜疆共产党总书记,独立前是苏共政治局委员。他们父子的外交政策都是亲近土耳其(两国语言很接近),拉拢格鲁吉亚,力抗亚美尼亚,与美国、俄罗斯尽量保持同等距离。从里海到地中海的那条石油管道,就是在老阿利耶夫治下完成的。

尽管阿塞拜疆的人均收入近年来迅速提高,但其民众素质、社会风气并没有多少进步。整体来说,它的社会比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要落后一截。

亚美尼亚人在历史上曾经创造辉煌,最强盛时的领土比现在要大得多。奥斯曼帝国时代的许多知识精英与商人都是亚美尼亚人。19世纪上半叶,信奉基督教的希腊在英法协助之下获得独立,这就使许多亚美尼亚人也想在俄国的庇护之下从奥斯曼帝国独立。一战前,俄国与奥斯曼帝国发生了几次冲突,奥斯曼人把亚美尼亚人居住的大片领土都割给了俄国。一战时,许多亚美尼亚人支持俄国,因此遭到土耳其人(即信奉伊斯兰教、说土耳其语的奥斯曼人)的报复。亚美尼亚人在各地被大量屠杀,剩余的人被驱赶到叙利亚(当时仍属奥斯曼帝国)的沙漠中。虽然土耳其官方至今不承认,但亚美尼亚人以及他们在欧美的支持者称,这一场大屠杀中死难人数超过100万。

提格兰二世时期(约前95年-前56年在位)的亚美尼亚王国版图。

亚美尼亚人的确是一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从中世纪以来,他们以善于经商知名,与欧洲的犹太人颇有相似之处。在阿拉伯人、波斯人、奥斯曼人和俄罗斯人的统治下,他们几次大规模逃散以保性命。

现在,生活在北美、西欧、中东以及俄罗斯的亚美尼亚人数目非常多,具有较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1991年亚美尼亚独立后,其海外的侨民十分支持政府收复在苏联时代被判给阿塞拜疆的“失土”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这就酿成了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两国在独立后的战争, 以致两族人口都有大量死伤,并且被迫逃离家园。因为这场战争发生时,恰逢巴尔干半岛上的波斯尼亚人和科索沃人遭塞尔维亚人“清洗”,所以几乎没有引起西方媒体的注意。

我的亚美尼亚朋友告诉我,亚美尼亚人往往比较愿意和阿塞拜疆人做朋友,不喜欢“自大”的格鲁吉亚人。据说,一般格鲁吉亚人也更愿和阿恒达开户塞拜疆人交往,而不喜欢“狡猾”的亚美尼亚人。

南高加索三国就是这样矛盾重重、危机处处。在这背后,有上千年的历史恩怨,也有当今国际政治的现实利益。今天,住在高加索地区的任何一个民族的任何一项领土主张或对另一个民族的指控,都能找到历史根据。

高加索的人口分为许多语言群体和民族,大家都有历史包袱,而谁都没有经历过现代化的洗礼。极端主义、贪污渎职、有家无国的现象十分普遍,绝不限于某一个民族或国家。

今年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前线。

毫无疑问,南高加索三国都在转变中。其实,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无论是民主政体还是专制政体,都需要在一定的社会和文化传统中实行。西方国家所实行的民主政体和它们近年来所推行的公民社会,在目前的高加索地区还找不到合适的土壤。西方国家从前所奉行的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的概念,却在这个古老的民族博物馆里得到了强烈的共鸣。

即使没有大国之间地缘政治的较量,高加索地区也很难在短期内安定下来,实现民主与繁荣。目前,美国、西欧和俄罗斯正在为了南高加索地区(以及乌克兰)进行“新冷战”。但请不要忘记,真正的利益攸关者还包括土耳其和伊朗这两个地区大国。

国际博弈中的南高加索

多年前,杨紫琼和皮尔斯·布鲁斯南曾合演过一部以巴库为背景的间谍片《007之明日帝国》,说的是各国为了争夺里海的石油资源而各出奇谋的故事。我因为对高加索地区感兴趣,就去看了这部电影。出戏院时,我不禁心中自忖,将来这个地区真正的情形会是怎样呢?

自从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动武以来,许多媒体都报道了格鲁吉亚对西方的重要性,其中很受媒体关注的就是从巴库经第比利斯到位于地中海东北角的土耳其海港杰伊汉的一条很重要的输油管道。另外,还有一条从巴库经第比利斯到土耳其东部名城埃尔祖鲁姆的输气管道也很重要。许多人认为这两条管道赋予了格鲁吉亚很大的战略价值,因此美国和欧洲一定会保护它,不让俄罗斯借萨卡什维利鲁莽出兵南奥塞梯的机会,把格鲁吉亚再度置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

巴库油田。

以上的分析当然有一定的道理,至少经过第比利斯南下地中海的路线对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提供了不少便利。但如果讲到石油和天然气,那就应该环顾一下里海的四周。其实,里海周边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也都是油气生产大国,目前已有十几个国家的好几十家石油公司在里海周边从事油气勘探和开采,也有许多条已

建成和拟建中的输油管道和输气管道把石油和天然气输往不同的方向。所以,经过格鲁吉亚的管道虽然有战略价值,但并不是绝对重要的。美国、欧洲、俄罗斯围绕格鲁吉亚而进行角力的主要原因不是能源,因此它未来的发展方向不会受能源支配。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地理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历史的发展, 历史和地理共同塑造了文化,文化必然影响其政治和经济的发展。经济力量是军事力量的基础,而两者同为外交政策的支撑。从另一个角度看,外交是内政的延伸——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和外交措施总是能反映这个国家的政治局势。

土耳其和伊朗在历史上都是大国、强国,对内处理不同民族、不同宗教的问题,对外和强弱不等的国家周旋,经验都很丰富。令中国人热血沸腾的“外抗强权,内除国贼”“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等词句,在这两个从未有过被殖民历史的中东国家身上也同样适用。对它们来说, “强权”之一就是老邻居俄罗斯。但是,时移势转,近几年来,这两国民众心中的“强权”是以美国为主要对象。

苏联解体后,土耳其、伊朗两国和俄罗斯不再接壤了。有南高加索三国作为缓冲,对土耳其和伊朗来说当然是好事。而且俄罗斯已不是以前的苏联,和它打交道也不是坏事。能与俄罗斯发展商贸关系,或是接受俄罗斯的技术转移以减低对美国和欧洲的依赖,对土耳其、伊朗都有好处。

今年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地区。

但是,2008年格鲁吉亚在南奥塞梯的举动被俄罗斯视作挑衅,俄罗斯重新在南高加索驻兵,这对土耳其和伊朗来说也不是好事。所以,土耳其和伊朗会与南高加索三国加紧联系,以免它们再度被纳入俄罗斯的轨道。平衡这三个国家之间的纷争和疏解它们的心结,没有其他国家会比土耳其和伊朗更有条件去做这件事。

土耳其许多年来的既定目标是加入欧盟,但欧盟似乎不肯接受它,所以许多土耳其人认为土耳其应该也向东看。我的一些颇为西化的土耳其朋友甚至都已对欧洲失去耐心,对加入欧盟已不再那么感兴趣了——虽然他们仍然憧憬欧洲人的自由与民主,而且不能认同现任总统埃尔多安。现在,土耳其的当政群体不是欧化甚深的伊斯坦布尔精英, 而是主要代表安纳托利亚的中小企业主的虔诚穆斯林。他们对土耳其东部的了解和感情远远超过住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西面的那些“世俗主义者”。

由于东南部库尔德人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土耳其,而近年来的叙利 亚内战又深刻影响了土耳其的安全和主权,这些年土耳其并没有真正大力向东发展。尽管如此,土耳其的企业和文化机构在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等突厥语国家还是有相当的投入。在俄罗斯和美国之间,无论是土耳其的现任当政者还是未来当政者都会十分为难。但是,向东看是必要的。理想的情况是,土耳其设法解决属于土耳其公民的库尔德族和亚美尼亚人的离心倾向,然后再面对各方,包括欧盟、埃及、伊朗、沙特阿拉伯、以色列,以及美国、俄罗斯等强国,处理好复杂的周边情势。

距离伊朗伊斯兰革命已经过去41年了。伊朗真正需要做和想要做的,就是实现现代化。但伊朗面对一个两难的局面。一方面,倘若不与美国恒达注册、欧洲实现关系正常化,就很难打破制裁,实现现代化,因此它和六国签订了有限的核协议。另一方面,为了追求现代化而向美国、欧洲让步以建立良好关系,会令当今的政权对外失去它在伊斯兰世界的特殊地位,对内可能还会失去统治的合法性。无论如何,伊朗的宗教政权如果不能降低失业率,提高政府效率,改善人民生活,迟早会出现问题。在叙利亚内战和也门内战中,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针锋相对。

近年来,格鲁吉亚问题、克里米亚问题所引发的俄罗斯、美国、欧洲的角力将会使伊朗得到俄罗斯更多的支持。伊朗利用这个新形势,放低身段签订了核协议,并且曾表示愿意与美国讨论关系正常化,借以减轻经济制裁的压力。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惊人之举——废止与伊朗的核协议,并且刺杀伊朗革命卫队的高级将领,实在是给伊朗提出了一个真正的难题。伊朗既不能停止对美国恒达娱乐注册代理的斗争,又要负担更多的军费,还要面对老百姓对经济发展迟缓的怨怒。

俄罗斯富有和土耳其、伊朗打交道的经验。地理位置决定了它们永远是邻居。俄罗斯今后应该会以睦邻之道尽量善待这两个地区性大国。毕竟,只有蠢材和疯子才会在对付家门口来势汹汹的两名大汉的同时,再跟左邻右舍吵架。努力把左邻右舍拉到自己的阵线,帮忙对付美国、欧洲两大势力才是俄罗斯在中东和高加索问题上的上策。

原作者 | 张信刚

摘编 | 徐悦东

编辑|罗东

【返回列表页】
地址:澳门特别行政区邓达路188号    电话:    传真:123-569-256
Copyright © 2002-2018 恒达建材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苏ICP备10210178号-1